<kbd id='Et38ENNy'></kbd><address id='Et38ENNy'><style id='Et38ENNy'></style></address><button id='Et38ENNy'></button>

              <kbd id='Et38ENNy'></kbd><address id='Et38ENNy'><style id='Et38ENNy'></style></address><button id='Et38ENNy'></button>

                  首页

                  李商隐:身世浮沉雨打萍(下)

                  发表时间:2018-06-25 00:25 来源:长春师范大学学校办公室

                  微生尽恋人间乐,只有襄王忆梦中。

                  ——酬别令狐补阙

                  相思树上合欢枝,紫凤青鸾共羽仪。

                  不久,李德裕重新掌权,李商隐的岳父也入京为官,此时身在弘农的李商隐没有感到欣喜,反而心生无限的自卑和怯意。他不敢去求岳父给自己升官,他不敢面对自己的妻子,这时候还有谁能帮他呢?他想到了故友令狐绹,可是他突然间发现,不知不觉间令狐绹和自己疏远了……是啊,在党争中,又有谁能置身事外呢?你拒绝了牛党的拉拢,牛党自然认为你是李党的人,可是你不向李党靠拢,李党又会揣测你是不是心向牛党。

                  id="mp-editor">

                  在王茂元幕府待了一年,第二年吏部选官,李商隐终于得了个秘书省校书郎的职位,虽然只是个九品芝麻官,但也足以让诗人欣喜若狂,也许这一刻苦尽甘来,不用再过寄人篱下的日子,仿佛曾经受过的苦都不再是苦。幸福来得太突然,也太短暂:

                  人生有通塞,公等系安危。

                  回到长安,使人身心俱疲,此时的令狐绹又被提拔,翰林学士,为皇帝起草诏书,李商隐梦寐以求的差事,就这样被令狐绹轻易得到了……现实的残酷、生活的拮据,面对家中妻儿李商隐不得不低下头来,作《九日》以寄令狐绹:

                  ——过楚宫

                  ——蝶三首 其一

                  曾共山翁把酒时,霜天白菊绕阶墀。

                  ——相思

                  校书郎的位子还没坐热,诗人便被贬至弘农。至于什么缘由,无人知晓,可能是因为诗人的正值得罪了某位权贵。

                  萼绿华来无定所,杜兰香去未移时。

                  ——四皓庙

                  羽翼殊勋弃若遗,皇天有运我无时。

                  巫峡迢迢旧楚宫,至今云雨暗丹枫。

                  只知防皓露,不觉逆尖风。

                  那修直谏草,更赋赠行诗。

                  十年泉下无人问,九日樽前有所思。

                  白石岩扉碧藓滋,上清沦谪得归迟。

                  锦段知无报,青萍肯见疑。

                  对人生的感慨,对未来的期许,对柳仲郢说不完道不尽的情谊,都在这首诗里。返京之后,柳仲郢推举李商隐做盐铁推官,也许这就是宿命,人生的最后几年,又回到了儿时的江南……废罢,还郑州,未几病卒。诗人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留给我们的,是婉转、凄美而又耐人寻味的诗篇!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锦瑟

                  郎君官贵施行马,东阁无因再得窥。

                  庙前便接山门路,不长青松长紫芝。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惜别夏仍半,回途秋已期。

                  ——重过圣女祠

                  回首双飞燕,乘时入绮栊。

                  李商隐不知道令狐绹何时变了,何时疏远了自己?其实,在令狐绹看来,自己并没有变,变的是李商隐:当初在李商隐贫苦的时候,是自己的父亲令狐楚给李商隐某了个差事,像对待亲儿子一样安排李商隐和自己一起游学,又是父亲和自己的鼎力相助才使得李商隐在纷乱复杂的权力之争中考中进士,可令狐绹不明白的是为何父亲令狐楚一死,李商隐就急切的投靠了王茂元,李商隐难道不知道令狐家属于牛党而王茂元依附于李党吗?

                  玉郎会此通仙籍,忆向天阶问紫芝。

                  一春梦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

                  妻子撒手西去,留下一双儿女,为了儿女李商隐不得不做出一些牺牲:向令狐绹求援,信中极尽吹捧。不管令狐绹出于何种目的,李商隐终于得了一个太常博士的六品官位。不久李商隐又被节度使柳仲郢高薪聘为幕僚,李商隐在东川度过了几年时光。后来柳仲郢入京为官,在随柳仲郢入京的途中,诗人回想起自己的一生,百感交集:

                  其实,李商隐的梦想就是能像恩主令狐楚一样为皇帝起草诏书,可是摆脱不了命运的捉弄,兜兜转转,一切又都回到了原点。丁忧期满,李商隐再次回到长安,继续他的校书郎。不久,皇权更迭,牛党再次崛起,看够了尔虞我诈、权力之争的李商隐作下了:

                  远恐芳尘断,轻忧艳雪融。

                  正直孤傲的李商隐哪看得出这些,自己对于妻子完全是出于爱,没有一点攀附的心思。在弘农看不到希望的李商隐愤然辞职,再度被收入幕府,第二年参加吏部选调,重新担任校书郎,仿佛一切回到了原点。这时母亲病逝,李商隐不得不回乡丁忧,身无分文的李商隐再入幕府,重操旧业。做起了文书工作。

                  李商隐决意追随被贬的李党骨干郑亚,经历了数次的权利更迭,这次牛党不再给李党喘息的机会,对李党骨干一贬再贬,郑亚死在广西边陲之地,李商隐失去了依靠,独自一人北上,岁月的蹉跎,现实的残酷,诗人的意志也被消磨,途经夔州:

                  弹冠如不问,又到扫门时。

                  肠断秦台吹管客,日西春尽到来迟。

                  警露鹤辞侣,吸风蝉抱枝。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不学汉臣栽苜蓿,空教楚客咏江蓠。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不久,一代诗坛盟主白居易去世,白居易晚年酷爱李商隐诗文,白居易从弟遵照兄长遗愿请李商隐作墓志铭。为此李商隐获得了不少的润笔费,又被卢宏正辟用为幕府判官,总可以把妻儿接到徐州小聚了,可是天违人愿,李商隐没来得及见妻子最后一面:

                  初来小苑中,稍与琐闱通。